新浪3分彩怎么玩欢迎您的到來!

極樂世界:三個男人為了一個妓女相互殘殺

戴阿強2019-07-13 12:17:37

極樂世界

文_戴日強

(1)

洪瀨鎮琉塘村里有個獨居的老阿婆,大家都叫她怣矮仔。

怣矮仔人很矮而且精神狀態不太好整天神神叨叨的,她長得有點有點滲人,雙眼很渾濁有點斜視,后腦勺處永遠綁著兩個辮子,但估計五百年沒洗過頭發,跟一對菜花似的,常年穿著一件灰色粗布衣,看著像民國時代的產物,活像九十年代港臺鬼片上的通靈老太太。

村里人說她之所以有點精神問題是因為孩子都夭折了,而孩子之所以夭折是因為她會“做扣”,閩南做扣的意思就是巫術,小鎮的人都不敢惹她,親戚也不來往平時一個人住在一間破瓦房撿垃圾為生。

怣矮仔人特別古怪,除了鄰居偶爾施舍點食物外幾乎無法跟她交流,經常平白無故罵人,你要是回一句她能在村口罵一天的街。

其實罵街算是最善意了,誰要是犯了她她就在瓦房里擺一個簡單的祭壇,做一個草人,埋入那人的生辰八字或者頭發,最后在草人身上扎針或者用拖鞋拍打,便給那人帶來無法治愈的病狀。

怣矮仔的瓦房除了她自己從來沒見有人進去過,大人們都說里面放著她孩子的尸體。

只是有一年一個人打破了這個記錄進去了,這個人部隊里新來的阿兵哥。

他進去瓦房干嘛?

 

(2)

有一個叫柏咖的殘疾人經常出沒在九十年代的洪瀨鎮東大路。

之所以叫柏咖是因為他雙腳殘廢,確切說“柏咖”在閩南語的發音就是雙腳不好使的意思。

那個年代的小鎮并沒有輪椅,這種“奢侈品”只出現在電視上,連鎮里的衛生所都看不到,所以柏咖只能雙手戴上手套,在膝蓋上綁上兩個牛皮套,爬著活動。

 

關于柏咖殘廢的原因小鎮里有很多種說法,其中傳得比較廣的說法是見義勇為,那年柏咖推開鐵軌上的水牛自己的雙腳卻讓火車碾了。

因為救的是水牛,火車早開走了也沒人能感恩報答他,只能落得個殘廢。

只是這個說法也有一個問題,那個時候的泉州沒有火車???

后來又聽說柏咖是外出打工見義勇為的,那個時候火車對于小鎮的人們來說就像是外星人的飛碟一樣神奇,大家都比較關心他看到的火車是什么樣的,能飛嗎?

 

柏咖每天都在東大路爬著,特別是晚上,爬到特別起勁,就算刮風下雨他拼死也得爬過去。

那架勢嫣然就像是一個奮勇作戰匍匐潛行炸碉堡的戰士,他在子彈如雨的戰場上攀爬著越過任何障礙嫣然電影上的英雄,一群小屁孩在后面為他吶喊助威著,加油、加油、加油!

喊聲震天,只是當小孩子們看著他終點是美容院后世界觀開始崩塌。

了解洪瀨小鎮的人都知道,九十年代的東大路美容院其實就是雞窩,通俗講就是妓院。

只是小孩子們不知道其實柏咖進去后也是在戰斗,也同樣會開炮。

一開始小鎮的人們都很反感他整天在東大路爬著,后來大家也就習慣了,畢竟柏咖也是男人啊,也有需求啊,不讓他去美容以后犯罪怎么辦,于是大家就默認柏咖在東大路出沒,還告訴孩子們他是過去給妓女看病。

 

一開始柏咖都是晚上偷偷晚上去美容院,但是晚上美容人多啊,得等很久,最關鍵是晚上沒得挑還貴,不實惠。

于是他改白天去,白天根本就沒顧客,柏咖就是她們唯一的上帝,不光能享受帝王般服務還能有打折優惠。

 

唯一不好的就是白天爬來爬去影響不好,柏咖還是想在小鎮上生存,樹要樹皮,人要臉皮,他決定不爬了,改叫摩的,所謂的摩的就是摩托車,只是摩的也貴啊,他開始跟司機砍價,弄個包月套餐。

司機欣然接受,偶然看四周無人他還能跟著一起去享受下多人服務。

柏咖去東大路美容院,這是小鎮眾所周知的事情,大家想不懂的是他哪弄來那么多錢,畢竟美容一次的費用不低啊。

而且他是殘疾人,為什么感覺越來越受美容院的歡迎?

每次固定時間有個漂亮的妓女會在門口迎接,扶著他從摩的上下來,甚是結束后他還能在店里吃個午餐,妓女兩三人還會送他出門。

這奇了怪。

小鎮的婦女很好奇,小鎮的男人們很多笑而不語。

畢竟幫助殘疾人人人有責嘛。

 

(3)

小鎮有幾家大型鞋廠,很多外來務工青年。

小蘇就是其中一個,讀完初中后他在家晃蕩了幾年依然沒工作,最后跟著老鄉來了洪瀨鞋廠打工。

鞋廠提供住宿,是多人居住的上下鋪宿舍,小蘇初來乍到為了不讓人欺負留了一頭長發,還買了一把刀放在涼席下面防身。

那時候洪瀨最經濟實惠的餐食是鹵面,一碗2塊錢。如果你是不會說閩南話的外地人,老板會收你5塊。

小蘇雖然是外地人但是他早已了解這個行情,除了“哇塞”、“干恁娘”這些罵人的閩南臟話她唯一學會的就是“鹵面”的閩南發音。

一到餐館坐下說鹵面,吃完放兩塊錢走人,輕車熟路從來不被坑。

之所以做這些是因為他暗戀著老家里的一個姑娘,他想著來鞋廠里多賺到錢回家跟她表白娶她。

 

小蘇從來不亂花錢,除了去美容院。

第一次純屬意外,被同鄉帶進去,因為是處男媽咪沒收他錢還給了他一個紅包。

從那以后小蘇真的欲罷不能,每個月都得去放松下,但是想到辛苦賺來的血汗錢得攢著,去一次花那么多很不值啊。

于是小蘇想了一個辦法,他買了一批假的玉佛,開始用玉抵嫖資的方式騙嫖。

當然,這種方式不能對同一家店的人重復使用,所以他一直更換著,直到鞋廠旁邊的小店都光顧完,開始轉向有點距離的東大路美容院。

 

(4)

關于阿兵哥為什么去怣矮仔的破瓦房,一開始大家都認為他是進去調查,畢竟從瓦房路過的人總能聞到一陣讓人作嘔的尸臭味,阿兵哥一定是部隊派來主持正義的。

只是他出來的時候讓大家都大跌眼鏡,竟然是扁擔水桶到井邊打水。

阿兵哥打水進去是清洗什么,毀尸滅跡還是……

村里人都看不明白,經過一段時間的探究后才看清楚。

原來,阿兵哥是在幫怣矮仔打掃屋子,不光如此,還幫她洗衣做飯,兩個人還在瓦房里一起吃飯。

這簡直匪夷所思,且不說里面到底有沒有尸體,瓦房是真的臭,里面肯定又臟又亂,阿兵哥竟然敢跟怣矮仔一起吃飯?這簡直是洪瀨鎮百年難得一遇的奇跡。

更讓大伙詫異的是阿兵哥是外地人,不會講閩南話,怣矮仔是土生土長的小鎮人,只會閩南話,兩人到底是如何交流的?

阿兵哥又是出于何種目的?

或者說阿兵哥是被怣矮仔做扣控制了……

 

(5)

柏咖喜歡上了那個漂亮的妓女,她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婉茹。

婉茹跟柏咖說自己的身世,父親去世比較早,母親一身是病,弟弟還在讀書,自己迫于生計從事這個行業。

柏咖大為感動,從此弱水三千只飲她這一瓢,并且發誓要賺很多錢贖她從良。

婉茹很是開心說等他,平時也對他特別照顧,不光是身體上,還有心理上,平時隔三差五給他打個折,節假日還做飯請他吃。

可每次真到打戰時柏咖都會很緊張,總是硬不起來。

平時他不是這樣的,每天早晨他都會被小弟弟撐起帳篷驚醒,但是每次真正要開炮了炮彈都無法上膛。

幸運的是婉茹會耐心安撫他,甚是還祭出了“莞式三十六式”,從游龍金鳳到金槍消魂,從海底撈月到天女散花。

真是極樂世界,可面對那么繁華富饒的場面柏咖卻依然很緊張,炮彈沒打出去就先爆炸了,逐漸熟悉后重新上膛才逐漸進入狀態。

戰斗好不容易打響時柏咖問婉茹自己是一個殘疾人,她真的愿意跟他嗎?

婉茹邊有節奏地喘息著邊說愿意,她說他殘廢的原因是見義勇為,這個社會沒人報答,她用身體來報答,她喜歡心地善良的人,這才是永恒。

柏咖被感動得熱淚盈眶,樁打得更加猛烈。

婉茹大叫道爸爸,用力、快……

 

快受不了,太深了……這是另一個名叫阿真的美容院妓女對小蘇說的話。

婉茹喜歡柏咖,在這極樂世界里不獨有偶,阿真也喜歡上小蘇。

一開始她只是戀上他的床,通俗講就是迷戀他的“器大活好”,每次活塞運動開始前她總不知不覺水漫金山,這在她之前的人生從來沒出現過,即便是騙走她第一次的那個包工頭大伯。

每次小蘇俯臥撐時阿真都能聽到一陣陣鐘聲,就像是小蘇是一個撞鐘的和尚,她是一口千年的古鐘一樣。

結束后她全身暖綿綿無力,趴在他身上吸吮著他的汗水,經常休息半天起來都腿都站不直。

有一次阿真說她要從良。

小蘇說自己沒錢贖她。

阿真說你電視劇看多了吧,現在是自由時代想走就走,于是她就從良了。

小蘇說那自己也沒錢養你。

阿真說那她養他得了。

小蘇內心是拒絕的但是嘴上卻很誠實。

 

從此以后阿真就離開了工廠邊的美容院,自己租了個房子還定期給小蘇零花錢,小蘇沒拒絕天上掉餡餅也定期來阿真租的地方活動。

只是她從良了小蘇一次也沒睡過她,每次去她家都喝醉了,倒床上直接睡著。

阿真不知道原因以為是最近他應酬多。

其實只有小蘇自己知道,身體可以,動心絕對不行,他還是想著老家窗邊的姑娘。

 

一開始阿真都能忍,畢竟她真的喜歡小蘇想跟他過日子但是后來發現有時候小蘇是嫖娼完再過來找她,到家后依然是倒頭就睡。

她便怒了,發怒的女人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

她撕打著小蘇,如果阿真有九陰白骨爪她真有可能把小蘇撕成一塊一塊,然后串串烤著吃。

小蘇累了,說分手吧。

阿真不樂意,說是她養著他,而且為了他從良,他得負責。

小蘇說他又沒勸她從良,這是她自己樂意的,他配合得很累。

阿真大罵小蘇是禽獸是人渣,不負責任。

兩人對罵,各種問候對方的生殖器官,只是他們忘了這些問候方式他們早就實踐過了,罵又有什么意義。

人嘛,圖什么,就圖一個爽。

但是阿真真的很不爽,她說要跟他火并,他贏了才分手。

阿真說火并是真的團戰,那時候的小鎮有很多涉黑勢力,這些人是美容院的保護傘也經常享受美容院的服務,所以阿真跟他們保持著親密的關系,她可以叫他們組團來砍人。

而小蘇能叫的只有為數不多要好的老鄉,當然,僅限叫來喝酒,叫他們砍人他們肯定不干。

所以到了約定那天小蘇帶著刀自己一個人去。

 

(6)

阿兵哥只要一有時間就過來照顧怣矮仔,干農活,挑水劈柴、洗衣做飯、收拾房間……一如既往熱情和溫暖。

這份堅持讓所有人都覺得相當驚訝,但是大家確實認可阿兵哥的善良。

誠然,那個年代的阿兵哥大多數都很善良,那時當兵的人都是層層選拔的優秀群眾,后來一段時間是流氓混子讀書讀不下去的人去當兵了。

可是阿兵哥為什么要那么做,真的是學習雷鋒好榜樣?

后來有個好奇的少婦閑來無事跟阿兵哥聊天才知道。

阿兵哥說她長得像他去世的老媽媽,看到她就想家想媽媽了。

再后來阿兵哥認了怣矮仔當干媽,真的就像是孝敬母親一樣孝敬怣矮仔。

這悲慘世界,每一個人都值得溫暖對待。

怣矮仔看著昏黃油燈下大口大口吃飯的阿兵哥開心地給他夾著菜讓他多吃點。

阿兵哥只是樂呵呵地笑著,當然,他一句也聽不懂。

 

操他媽的一句也聽不懂嗎?阿真怒罵的時候小蘇坐在她對面。

她旁邊圍著一群帶著金項鏈手臂上紋著紋身的流氓雙眼冒著殺氣看著小蘇。

小蘇繼續說他可以被大家砍死,或者他可以自己砍死自己,只要能分手。

說完把刀給了阿真,阿真看了他很久然后真的揮起了刀砍了下去。

所有人都嚇傻了,這刀那么鋒利,砍他的頭不跟切西瓜一樣。

當然,阿真并沒有真的砍下去,她半空中停住了。

她知道他寧愿死也不愿跟自己在一起,心字如灰。

阿真端起酒杯跟他干杯,這是斷情酒,喝完她讓他滾。

小蘇拿起酒瓶碰杯自己吹完,然后把空瓶子往自己頭上一扎,血隨著玻璃碎片一起散去。

在場所有人都傻眼,小蘇滿頭是血跌跌撞撞走開。

他覺得此刻自己離開的背影一定很瀟灑,襯著這一路昏黃的街燈,就像《古惑仔》里的浩南哥,四周吃著大排檔喝著啤酒的人們看著他就像是歡迎英雄勝利歸來一樣。

他覺得人生最光輝的時候就將在這里誕生,可偏偏此時有個大伯拿著菜刀攔住他的去路大喊著你這混小子沒結賬就跑,找死!

小蘇內心一萬句草泥馬。

 

(7)

派出所接到一起詐騙的報案,受害者是一個妓女,確切說是美容院里的涉黃服務者。

公安同志就有點郁悶了,畢竟她本身從事涉黃業務就是犯法了,不過既然人家來報案,也得等人家說完一起抓。

妓女說的是嫖客用一塊假玉佛當嫖資詐騙她。

公安同志有點無語,她這招是兩敗俱傷啊,但是從工作的角度兩人都算犯法都得抓,于是他們把嫖客抓來,這個嫖客不是別人,是小蘇。

小蘇先是有點蒙,畢竟嫖娼已經是之前的事了怎么還能被抓,又不是現場被捕獲,到了派出所看到妓女后他傻眼,“玉佛抵賬”這招用了那么久即便是有些妓女發現但也不敢怎么樣,畢竟她們從事的是非法工作報警的話會被整鍋端,竟然有那么認真的妓女。

那妓女看到小蘇盯著她發愣也很生氣,大喊著瞅啥呢?

小蘇瞬間明白她為什么會報警了。

接著他開始交代案件經過,小蘇繪聲繪色地跟公安講了整個過程,在嫖娼談價時他手上會故意玩弄一塊玉佛,邊談邊把玩著,拖著時間。

基本上所有妓女都會問這塊玉佛是哪來的?

他會說有個老鄉在工地干活挖到的,然后他從他手里買過來。

都說男戴觀音女戴佛。

有趣的是大部分的妓女都對這塊玉佛很感興趣,他還很熱情地給她們戴看看,戴過的都會覺得很合適自己很想要。

緊接著小蘇會順水推舟說干脆用玉佛抵了嫖資好了。

當然,并不是每次都順利,如果稍微有點小坎坷的他還玩反轉取下說不給了,還是花錢好,故意說搞不好這塊玉佛很值錢。

這時妓女就來勁,就偏要那塊玉佛了。

哪怕她補貼點錢也行,于是小蘇就用一塊假玉佛免費嫖了一次還倒拿了三百塊。

離開前他有一種自己是鴨子的錯亂感。

沒錯,來勁倒貼錢的妓女就是報警的這個。

 

說到假玉佛的由來,小蘇也很樂意分享制作方法,其實很簡單,買一塊像玉的石頭,提前幾天用橄欖油泡好,而且他還特別交代,一定要泡夠一天,然后拿出來曬干,這還不是結束,為了讓玉佛更溫潤點,還得用手搓一兩個小時,看著就跟真的一樣。

所以經常在談價的時候他把玩玉佛是真的在臨時抱佛腳弄得更真點。

問一共用了幾次?

小蘇還很得意說這幾年這個方法他已經用了幾十次從未失手,真的從未失手。

要知道一塊石頭才幾塊錢,直接頂百塊的嫖資,只是沒想到這次栽了。

接著拿證物取證,小蘇搬來一箱,里面一百多個呢,他全部都拿過來給所里,免費送,希望他們能通融下。

這玉佛看似假的但確實能以假亂真,但大家都不是傻子,怎么會信。

沒得通融小蘇還是被關了進去。

 

而那箱證物,也不值錢,小蘇再要走也說不過去就隨便放著在角落里。

只是沒想到過了段時間后一百多個假玉佛只剩下十幾塊。

 

(8)

出來后小蘇決定去找那個妓女報復,他記得這個女的是東大路美容院的。

為什么記憶那么深刻是因為當時準備戰斗時那妓女說了句咋整呢。

小蘇實在有點幻滅說多給五十塊讓她別說話只叫就好。

可當他刀背藏身進入美容院時卻發現里面有一個刀客,拿著一把殺豬刀的刀客,這刀客一頭短發 ,全身胖的跟大鼓一樣,他原本懷疑那么胖的人怎么耍刀啊,會不會就是嚇唬一下而已,沒想到當殺豬刀抽出時這刀客嫣然傅紅雪附體,整個美容院全在刀光的籠罩下。

簡直是高手中的高手啊,小蘇嚇得不敢拿出他的小馬刀,躲在一邊靜靜看著這個胖刀客從妓女的魔爪中把一個長發瘦男人救了出去。

后來他聽說這個刀客是女的,叫大鼓香,那長發男的不用說,就是傳說中的餅花了。

一切結束后小蘇忽然想起今天來美容院的目的,可是找了一圈沒找到那妓女,一問,丫的回老家找了個老實人嫁了。

正要離開時忽然瞥見一個紅色燈光籠罩的小房間里有一個熟悉的面龐,多少次他路過她的窗子就是靜靜看著這個面龐。

小蘇不會記錯,這世界不可能有那么像的兩個人,她是他喜歡的那個姑娘,那個叫婉茹的姑娘。

可是婉茹不在老家怎么會出現在這?

 

小蘇憤怒地沖了進去,撞入眼簾的是心愛的姑娘赤裸的身體纏綿在一個猥瑣的男人身上。

婉茹看見小蘇出現在這她也嚇了一跳,雖然他并未正式表白過,但是整個村子的人都知道小蘇在追她,她原本也是想著學美容院里的姐妹賺點錢回鄉找個老實人嫁了,沒想到這次被這個老實人撞見了。

小蘇并不是老實人,他從后面抽了了刀準備把這個嫖客砍死。

他認出了這個人就是賣他假玉佛的人,整個制作假玉佛的方法都是他教的,這個人叫柏咖。

柏咖竟然用賺他的錢來睡他喜歡的女人。

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柏咖當然也認出小蘇,褲子都沒來得及穿直接屁滾尿流跳下床,發瘋似的跑開了,更確切說不是跑,而是拼了命匍匐前行,比他任何時候拼命爬來美容院還拼命,以前的爬行像是在戰場,此刻是真的在戰場。

當他爬出美容院的時候身上已經挨了好幾刀,好在小蘇沒殺過人,俯身砍人時還是有點手軟,沒真的下狠手,所以柏咖竟然沒被砍死,還越爬越有力氣,直接爬到了東大路上。

看著東大路上來往冷漠的大貨車,此刻柏咖腦子一片空白,他似乎想起自己每次來美容院光顧的人就是婉茹,他記得他們兩人產生了感情,她說過她會等他賺錢來贖她。

所以他拼了命賣假貨,賺了不少錢,只是賺來的錢只夠嫖資,對于贖身遠遠不足。柏咖沒讀過書,他永遠也不明白“戲子無情婊子無義”是什么意思,他只是一味相信她是愛他的。

但是此刻從房間到東大路,婉茹好像從頭到尾都沒幫過他,更不用提阻止小蘇殺他,甚至攔一下說一句話都沒,只是冷漠地看著。

他猜不透她是怎么想的。

此刻婉茹真的只是遠遠地看著他們,看著一切正在發生,看著一切悄然結束,一切細思極恐。

 

(9)

那些玉佛并沒有再流入美容院里,畢竟整個行業都知道這事怎么可能再吃這套。

沒人知道那幾十塊假玉佛到底去哪了,只是后來所里舉辦活動,家屬都來參加,其中有幾個工作人員的老婆脖子上都戴著同款玉佛,一問都是工地挖出來的古董,場面一度很尷尬。

如果這些玉真是她們老公拿出來送給的,那這個世界就很有趣了。

 

那個善良的阿兵哥服役滿兩年就光榮退伍回家,再也不能照顧怣矮仔。

怣矮仔很是失落,但開心的是經常收到阿兵哥的來信,她不識字經常在馬路邊等著學生放學讓他們讀給她聽。

因為對別人有需求,怣矮仔再也不是以往一樣跟大家敵對,也不罵街,平時還會稍微打扮下,整個人換了另外一個狀態。

再后來怣矮仔收到阿兵哥的結婚照,是一個漂亮的媳婦兒,阿兵哥在信里說永遠當她是媽媽,媳婦也會叫她媽媽,等他忙完這陣子會帶媳婦過來伺候她,怣矮仔感動得淚眼朦朧。

 

時光回到多年前的東大路。

小蘇并沒有砍死柏咖,因為在致命的一刀前有雙手死死地拽住了刀。

救柏咖的人不是別人,是路過的阿兵哥。

小蘇不服跟阿兵哥纏斗起來,不過他的力量還是不如阿兵哥,最后慘敗棄刀而逃。

柏咖嚇傻了,一句感謝也沒有早已爬出五千米外。

阿兵哥躺在地上,他手上滿是血。

婉茹遠遠地看完這一幕,遲疑了許久還是跑過來……

 

小鎮是亞熱帶氣候,四季如春,除了冬天凍得冷外植物基本都是綠油油的。

東大路在整個九十年代都是方圓幾百里男人們向往的世界。

那天后小蘇連夜逃跑去了另外的城市,再也沒回過老家。

柏咖依然把假貨賣給外地打工人員賺著為數不多的嫖資,他還會來東大路美容院,只是不再叫摩的,而是買了一輛三輪摩托車,自己騎著過來,當他到店門口時依然還是有妓女笑著出來迎接,只是他不再跟著笑,各取所需完事走人。

阿兵哥如約帶著媳婦來看怣矮仔,只是看到的卻是一座孤墳。

阿兵哥的媳婦很漂亮,小鎮的人們看著有點眼熟,也許九十年代漂亮的女人看著都像港臺明星吧。

這個可愛的極樂世界。

 

2019/5/17



— 完 —


阿強新書《前任博物館》上市啦。

簽3000本簽名書,附帶百本原創三行情詩和以夢為馬篆書蓋章

長按以下圖片獲得??


如果喜歡阿強的原創故事、詩歌和短片

請分享朋友圈支持

http://www.wnwnd.site/d/201148195


新浪3分彩怎么玩 全天江苏快三计划 极速赛车计划 新浪5分彩计划 江苏快3精准计划